右上角联系方式

大圣归来游戏遭遇滑铁卢,大圣出路在哪?

文章来源:http://www.sinyus.net 发布时间:2019-10-24 浏览次数:4

西游记、孙悟空、国产动画电影、2015年,将这些标签糅合在一起就是2015年的中国动画电影票房冠军《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以下简称《大圣归来》)了。

      

下映两年后,《大圣归来》的新作游戏正式在PlayStation中国发布会上公布,2019年10月16日,《大圣归来》在中国大陆首发登陆,PS4版与PC版同步上线。其中,PC版《大圣归来》在Steam的售价为199元人民币。

      

距离《大圣归来》发售已经过去了接近一周时间,但凡你在关注着游戏圈都会知道《大圣归来》在这一周时间里经历了什么。Steam上的《大圣归来》发售一周评价为“多半差评”,为《大圣归来》推广的KOL删掉视频道歉,连续7小时通关游戏的B站UP主MR.Quin将《大圣归来》评价为“现代游戏之耻3D”。



      

很难想象,这个由索尼牵头联合研发的国产IP游戏会崩的这样一塌糊涂。


谁人写荒诞

      

《大圣归来》这个项目是由索尼牵头促成的,但因为宣传的原因,不少玩家将《大圣归来》当成了索尼“中国之星”计划的一份子,实际不是。

      

根据网上目前可以查询的资料,在《大圣归来》电影火爆后,索尼主动找到了《大圣归来》的IP方十月文化,由索尼方面负责游戏本体的制作,十月文化则更多负责《大圣归来》游戏IP世界观兼修等工作。

      

索尼将制作的任务外包给了日本一家名叫HexaDrive的游戏公司,这家公司大部分时候都只参与其他游戏的协助制作,其中还包括不少HD版本的移植,虽然负责过很多“大作”,但由其独立开发制作的游戏少之甚少,欠缺独立开发大作游戏的经验。


     

伏笔是这个时候开始埋下的。在2017年游戏正式公开后,《大圣归来》游戏正式进入玩家的世界,大圣、顶级IP、主机游戏、索尼,《大圣归来》很容易就和这些吸引眼球的标签捆绑在了一起,过去两年一直到《大圣归来》正式发行前两个月,国内的媒体与玩家对《大圣归来》都保持着一个相对友好的状态。

      

而在这期间,《大圣归来》不遗余力的宣发无疑让游戏站在了风口上。本就是对中国玩家关注度较高的游戏,玩家的期待也因为官方的“宠爱”愈发高涨。

      

期间,《大圣归来》还获得了TGS在2019首次设立的“Grand Prize”奖项,《大圣归来》是唯一的获奖者。



TGS2019颁奖,右3为《大圣归来》制作人北川竜大

      

顶着无数的光环,有着索尼方面充足的资源宣传,《大圣归来》站的很高,也为之后的跌落深渊埋下了伏笔,《大圣归来》的崩盘是由制作方一手促成的。

      

最初的口崩出现裂痕来自于8月份游戏售价的公布,其中Steam普通版售价149,包含季票、限定皮肤等的豪华版售价299。这个价格,对于Steam来说已经是不少海内外知名游戏厂商的大作水平,在没有巨额折扣的情况下,《大圣归来》的定价显然引起了玩家与部分媒体的质疑。


      


而到了游戏正式发行时,玩家发现原本的149与299变成了199与349。正所谓期待越大失望也就越大,口碑已出现裂痕的《大圣归来》在游戏正式上线后因为糟糕的制作迎来了大量媒体与玩家的一致差评,而在KOL、UP主们先后试玩并发表观点后,《大圣归来》的口碑崩盘已经不可挽回。


7日地狱旅

      

将《大圣归来》的直播录像上传到网站上的知名UP主并不算多,其中MR.Quin算一个,另一位B站知名游戏UP则是在18日当晚的直播中极限游玩了1小时57分钟后选择了退款,而MR.Quin则是将游戏的录像传了B站空间。



      

游戏的OP做的不错,角色建模沿用了《大圣归来》电影的经典建模,孙悟空与江流儿两位任务的3D建模都还原的不错,这也是游戏的前30分钟能够给我们极少的惊喜之一。



      

因为线性关卡的设计,游戏正式开始后《大圣归来》直接为玩家衔接了一场战斗,并简单介绍了游戏的战斗系统。作为一款ARPG游戏,《大圣归来》的战斗设计相对比较简单,类似弹反的QTE的设计可以看出官方更想让玩家的战斗体验更加“欢乐”。

      

不过,噩梦很快开始了。在《大圣归来》的设定中,江流儿这个大部分时间跟着你的NPC小孩是《西游记》中孙悟空师傅唐僧的前世,而说起唐僧就不得不提紧箍咒。《大圣归来》的世界线里当然没有紧箍咒,但江流儿有比紧箍咒更能折磨玩家与主角的办法。



      

在游戏的战斗中,只要玩家遇怪或者主动开怪,在一旁OB打气助威的江流儿第一句话一定是一一句全程高音尾音极长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妖怪啊”。


真的太吵了,弹幕是真的

      

NPC的语音并不能屏蔽,而类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妖怪啊”的语音会在一场战斗中反复触发,对于玩家来说,听上去实在是一种煎熬。搭配上游戏第一关新手村唯一的一首民风BGM,实在是灾难。

      

再来就是游戏比较糟糕的地图交互设计。作为一款2019年登陆双平台的3D动作游戏,《大圣归来》的地图交互很多需要黑屏来实现,这其中包括进入一座建筑、爬一个楼梯等。



      

比较让人抓脑袋的是第一关BOSS战后的一段过场动画,对于售价199或者这个价位的现代3D游戏来说,就算不单独制作动画,也至少得是即时演算的水平。

      

但《大圣归来》做不到,整段过场动画就是低配版的PPT,原本还原的不错的3D建模在这段动画的演绎下极其诡异,因为角色并没有在“动”,而是在平移,没错,就是图片平移。



游戏地图也没有做到无缝连接,这一点或许不能苛求,但连通两个场景提醒玩家需交互切换场景的是一条意义不明的虚线,就这样平平无奇的摆在大路中央。


这仅仅只是游戏前30-60分钟的体验,而根据MR.Quin的直播内容,前面所提到的这些糟糕设计在剩下的流程中依旧大量存在。


普通玩家、游戏UP、圈内大咖,一个接一个的差评让《大圣归来》的口碑彻底崩塌,铺天盖地的宣发因为游戏本身的崩盘反而起到了负面作用。随着接下《大圣归来》推广视频的顶级游戏UP删除视频道歉,《大圣归来》在国内玩家圈的口碑已经算是一去不复返了。


在过去这一周时间里,不少玩家将《大圣归来》评价为一款诞生在2004之前诞生的独立游戏,在这个时间段,《大圣归来》或许可以获得一个相对中庸的评价,但《大圣归来》生在2019。


浮萍归大海

     

“一叶浮萍归大海,人生何处不相逢”,这是游戏结束后主屏幕上留下的话,或许是制作人写给自己的,或许是写给玩家的,也或许是写给游戏中“齐天大圣”的。



      

《大圣归来》的野心不只在国内,在YouTube上,搜索《大圣归来》的天相关信息,点击量最高的是《大圣归来》电影的剪辑与高潮片段,超过百万。而之后,就是PlayStation与《大圣归来》欧洲发行商著名的THQ Nordic投放的宣传视频。



      

《大圣归来》作为国产动画电影史上的“名人堂”角色,因为在改编游戏时的一系列错误对IP本身造成了较大影响。《大圣归来》曾在2017年推出过一款正版授权的手游,这款手游目前仍在平稳运营,公测当天还获得苹果新游推荐,比起现在的《大圣归来》,这款手游对IP本身造成的影响远没有那么大。

      

按照目前的销量走势,《大圣归来》想要回本可能有些困难,虽然我们并不清楚游戏的制作成本大概有多少。但现实问题是,这次失败或许将给未来《大圣归来》这个IP进入游戏圈蒙上一层阴影。

文:游戏茶馆



cache
Processed in 0.00359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