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上角联系方式

当儿童游戏不再面向儿童,儿童手游需寻找新的生存方式

文章来源:http://www.sinyus.net 发布时间:2019-10-06 浏览次数:71

“当儿童游戏不再面向儿童”是《知北游》栏目的第一期,儿童游戏的头部企业们在移动游戏时代挣扎,寻找生存的方式,做错了一些,也放弃了很多。


正文

    

事实上,在年初那段时间,《摩尔庄园》IP宣布重新启动的时候,我们就想针对儿童游戏市场写点儿什么。直到最近,《奥拉星》手游上线了。

     

《奥拉星》手游是广州百田信息科技开发的手游,其背后的公司是百奥家庭互动,在淘米游戏如日中天的时候,百奥家庭互动凭借《奥拉星》、《奥奇传说》、《奥比岛》等游戏的强势表现,分得了互联网儿童游戏市场的一款蛋糕。

     


随着移动游戏时代的到来,淘米与百奥家庭互动都将目标转向了手机端,而那些我们所熟悉的童年回忆游戏们自然也就免不了手游化的命运。

     

但人们都很清楚,那些曾在儿童游戏里挂机与孩子们打成一片的可爱时光,早已不在了。

8.5到5.3,不需要7天

     

《奥拉星》是百奥家庭互动旗下全资子公司广州百田信息科技的王牌IP之一。在淘米游戏退市后,广州百田信息旗下“五奥”(奥比岛、奥拉星、奥奇传说、奥雅之光、奥义联盟)均在市场上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百奥家庭互动2018财务情况

     

这其中,《奥奇传说》、《奥拉星》、《奥比岛》三个无疑是广州百田信息旗下最“能打”的。在百田自家的面向00后的娱乐社交社区“百田圈圈”中,《奥比岛》、《奥拉星》、《奥奇传说》的入驻成员在平台里独一档。



《奥拉星》是页游《奥拉星》的改编手游,根据官方披露的数据,《奥拉星》页游拥有超过2亿用户的注册量。


《奥拉星》手游于9月19日正式开启全平台不删档测试。在游戏正式上线前,《奥拉星》手游在TapTap上的评分最高一度超了8.5分,但在正式上线的第6天,游戏的TapTap评分已经跌倒了5.3。



TapTap平台官方显示,游戏近7天的评分为4.4,低于目前的5.3分,这大概说明了如果不是公测前的较高期待值,《奥拉星》手游的评分可能会更低。


考虑到游戏的定位以及平台属性方面的问题,我们在垂直社区百田圈圈的逛了一下,由于《奥拉星》手游在百田圈圈并没有垂直社区,关于《奥拉星》手游的讨论基本都集中在属于《奥拉星》页游的圈子。



从首页的情况可以看出,讨论手游的用户还是相对较少,更多的都在忙着互相帮助获取页游里面的“女神洛洛离”。同时,我们在更加年轻的QQ兴趣部落寻找《奥拉星》手游的踪迹,相对百田圈,这里的用户习惯更加直观,但无论是游戏的关注量还是讨论量都不尽如人意。


是什么让这款9年情怀之作走到了今天的局面?


事实上,比起一些老前辈,《奥拉星》手游的表现已经算很不错了。根据百奥家庭互动发布了2018年度报告显示,在没有任何推广活动的情况下,《奥拉星》手游的已经超过410万用户预订。


在9月19日上线后,《奥拉星》手游还一度冲到了App Store免费榜前五,这是以往一些经典儿童游戏IP改编手游产品未曾进入过的领域。



从TapTap与App Store大量的低星评价中,我们看到了大量玩家对这款游戏的槽点以及批判点。事实上,很多儿童游戏改手游的产品都容易走进类似的误区。


作为一款情怀向的产品,《奥拉星》手游无论是在宣发还是游戏产品本身的设计上都尽可能去向“情怀”还原,但其中面临的问题是玩家的迅速迭代以及手游用户的基本审美。


面对儿童也好、面对成年人也罢,当弹出的各种充值窗口占据了大半个屏幕的时候,儿童玩家或许已经失去了玩下去的动力;而对于成年玩家来说,看到这样的充值页面,相信也少有人能够忍住不去吐槽。



这是《奥拉星》手游口碑的崩盘所在,而《奥拉星》从宣传上看明显更倾向“我全都要”。


在游戏上线前后,由B站知名歌姬献唱的主题曲在各大平台上线,B博、微博等大量的KOL为游戏转发宣传;而在定位为00后互动社区的百田圈圈中,官方发起了主题曲《星空之下》的翻唱活动。



从营销的角度来看,《奥拉星》的做法在儿童游戏改手游的案例里算是比较“潮流”的了,很多儿童游戏改手游的游戏甚至除了情怀之外都找不到宣传的点。


根据百奥家庭互动发布的2018年年度报告显示,百奥家庭互动旗下游戏IP中对营收贡献超过10%的产品有《奥拉星》、《奥奇传说》、《造物法则》三个,《奥拉星》的移动版被官方寄予了厚望。



平均分不到6,儿童手游何去何从


相比《奥拉星》口碑走低但成绩反倒不错的例子,淘米游戏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从纳斯达克退市以后,淘米游戏将大量的精力从页游转移到了手游之上,在2017年,淘米游戏旗下王牌IP《赛尔号》手游率先上线。


我们查了查这款游戏在市场上取得成绩,在2017年11月正式公测后,《赛尔号》手游在App Store上的排名2年时间在畅销总榜400名上下稳定浮动,无论是首发期还是游戏的周年庆,《赛尔号》手游都被畅销总榜200的大门死死的关在门外。


 

有意思的是,上线2年的《赛尔号》手游与上线8天的《奥拉星》手游居然在某些地方达成了“雷同”。截止至发稿前,两款游戏的TapTap均为5.3分。


事实上,当你在TapTap上点进淘米的主页你会发现,除了未上线的《小花仙》与《摩尔庄园》以及停止开发的《摩尔庄园:拉姆日记》,大部分淘米旗下儿童IP手游的评分都在6分上下游动。



谁不想好好做游戏呢?


《2018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18中国网页游戏用户规模为2.23亿人,同比下降13%,市场增长乏力。



淘米与百田这样页游起家的游戏公司,对比业内同样做页游起家的公司,IP累积的流量很难通过渲染画质、更迭游戏玩家与创意这些常见手法打开局面,在转型方面面临的压力更加巨大。而随着移动端游戏用户红利的消失,留给这些儿童页游公司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可惜的是,几年过去,这些团队仍未找到儿童游戏IP转手游的有效办法,单靠情怀这张牌已经证明了无法一招鲜吃遍天,


现在的游戏市场,供未成年人选择的游戏实在是多到数不过来,而那些暴力直接面向成年人的游戏,卖相远比儿童IP改编来的手游更具吸引力。


王者荣耀新英雄西施


进退失据,这是淘米、百田这些游戏厂商在儿童游戏IP手游化转型过程中目前所处在的一个困境。进一步,消费IP所剩下不多的情怀;退一步,IP本身在移动游戏市场的立足就成了问题。


儿童游戏IP改手游需要找到一条可持续发展的路,在用户定位上做出取舍是必须要去讨论的问题,但儿童终究不是社会独立的消费者。


这让茶馆想起了2012年上线的一部电影《白雪公主与猎人》。


这部电影由著名的童话故事《白雪公主》改编而来,但内容和原本的童话故事有着较大的差异,基本就是孩子看了会说“为什么这个猎人为什么可以亲吻公主”

文:游戏茶馆知北游

cache
Processed in 0.002619 Second.